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auphilip 的博客

克己復禮為仁。一日克己復禮,天下歸仁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www.LoveAGSdiamond.com for diamond inventory 中庸: 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。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,可離非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懼乎其所不聞。莫見乎隱,莫顯乎微。故君子慎其獨也。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,發而皆中節,謂之和,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,和也者,天下之達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。 Zhong Yong: What Heaven has conferred is called The Nature

网易考拉推荐

于丹與論語  

2012-05-31 16:45:32|  分类: life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显然,对于丹而言,关于母性诚实、内心的谦卑、珍重社会责任的一些品格,她想要塑造一个好母亲的社会形象,只会呈现其极度虚荣的一面,做好母亲对于丹来说无疑是一项严峻的挑战。

提要 | 从大学讲坛到电视讲座,从特邀嘉宾到社会活动家,于丹在娱乐圈和文化界迅速走红,但她最终又在推崇与反对声中很快地掸出了公众的视野。本文围绕圈子主题,探讨对于丹的社会评价合乎学术超女还是女性榜样,传媒标榜是学术争鸣还是娱乐文化等问题,表明于丹现象给社会留下的遗产,谨供圈友参考。

是娱乐文化还是舆论暴力

正像于丹解读经典一样,由《论语》心得席卷而来的风潮也被媒体解读为于丹现象,或者说是“娱乐文化的又一次辉煌胜利”。①杨早.评价于丹:学术规范还是传播法则.清华大学学报.哲学社会科学版.2008,2.(注:本文所用参考文献匀为同一出处,以下用序号标注,不再另作注释)

各方对于丹现象的争议,可看作是两个方面的来源,一是学术争论,二是舆论抨击。

首先,于丹对经典的解读在国学界引起反响,有支持者,也有批评者。支持的观点认为于丹的讲授方式有利于文化普及,对此态度平淡,批评的观点则认为,于丹对经典存在“误读”,对其话语权表示质疑。《南方周末》和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权威报道,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上述两种观点的由来(从参考文献转引)——“李泽厚虽然直言‘我支持于丹’,但也承认‘她是做普及化平民化的工作,她并不是专门研究孔子的专家学者,她只是在宣传孔子的思想,有点相当于西方的布道士。她自己也承认是布道嘛……不要用专家学者的标准来要求她。要那么多学者干嘛,什么人都要做专家学者干嘛’。”② 与此相反,“一部分批评者质疑的是于丹的学术水准,如朱维铮指出‘于丹不知道《论语》文本为何物’:‘她讲的那个《论语》,用的一些基本概念,都说明她不懂《论语》。譬如,她说这个人那个人的名字,我们知道,古人的名和字完全是不同的,名什么、字什么;对孔子弟子的一些东西,基本属于无知;还有《论语》的分章,朱熹的《论语集注》是分514章,清朝考据孔子的有172家,他们又重新分了,我们现在基本上可以分清每一章是什么时候的,哪些可能是后人加进去的。我看了于丹,唉,她连传统的分章也没有搞清,把两个不同时期的章节混作一章,我就知道,这个人连常识也没有,从来没有人这样分过章。’对此朱维借用朋友的话评论:‘她书里讲别的话我都同意,就是讲《论语》的部分我不同意。’”③

媒体征得国学大师的表态,实质上造成了于丹作为国学教育者的假象,由此还延伸出了‘教化权’的问题——“笔者认为,‘挺于’和‘反于’的两派学者,基本共识一致,他们的分歧在于‘要否让渡教化权给于丹及她背后的媒体。’”④实际上,我们可以通过于丹接受《面对面》王志专访的访谈录得知(以下对话匀出自于此,不再另作注释):“于丹解读经典是她一心所得”,她所整理出版的书,也著名为《于丹<论语>心得》,这些都可表明,至少于丹起初并没有试图教化受众的主观意愿。于丹也没有把自己所讲述的内容视为严谨的学术,“什么叫严谨,我一直在说我所做的是为用的普及,而不是为体的研究,也就是说,我能够把它的这种精神提炼出来,去跟大家做心得分享,但是我不能逐字逐句讲这一个字在历史上有过十八种讲法,如果那样的话,它违背电视这个平台选择我的职业标准。”

而面对于丹将经典碎片化的问题,于丹说;“讲故事的方式实际上是我在传播策略上的一种探索,《百家讲坛》本身又不是一个以画面取胜而是以这种语言惯性取胜的节目,大家就很容易走神,那语言什么最能抓住你呢,就是有闭合式的情节有悬念,而且这样传递的信息还必须要跟你现在的生活是相关的,所以我就会想到了很多故事。”

于丹的讲座并非有出格的地方,但是于丹的困惑却在于:“可以说我现在的生活喜忧渗半,喜的是我也没有想到,就是这样一种读经典的方式在现在会受到一些人的呼应……千百万个人就会有千百万种心得,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接触经典,发现内心。”与此同时,“忧的是误读很多。”于丹所说的误读实际上是指别人对她的误解,包括有些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。她接着谈到她在一个慈善拍卖中捐出自己十分珍爱的古籍原本,帮助筹集善款80万元,但是后续的报道并没有反映实质内容,节目剪辑仅保留短短几个画面,于丹认为这实际上造成了社会舆论对她的负面冲击——她把手里拿的几本破书捐助给失学儿童究竟会有什么用?诸如此类还有南方某知名媒体对她也曾有过片面的报道(胡编乱造,这样说也不为过吧)。“我当然受到干扰,从现在的媒体根本不采访我,一篇一篇的报道都出来了。”于丹的这些话反映出她所遭受的极端境遇,通过对话我们也可以了解到,于丹对此事先并没有充足的准备,她对电视讲座的收益也没有预期,但是随着事件的推移,于丹意识到:“至于说我自己在里面会被放大到什么程度,我事先没有太多的想过,但是我一旦发现开始被放大的时候,我能做的唯一的事情,就是尽可能地淡化,淡化,让自己尽快地回到宁静中。”另一方面,于丹也并不以为从她身后卷起的热潮会以娱乐方式转化。当然从客观上讲,解读经典也是不可能等同于娱乐消遣的。这样,于丹现象始终在文化现象的前提下,不断被演变为大众娱乐,于丹也因此经受了学术批判与媒体追逐的双重困扰,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。

纵观于丹现象始末,挺于和倒于的观点一直争论不休,但是主流媒体对此发表的社评最终将公众注意力导向了另一个层面。相关报道为,“在‘于丹现象’的背后,我们隐约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巨大力量,看到了当今中国百姓心灵深处对于通俗易懂的人文理论的强烈渴求。我们分明感到,‘以白话诠释经典,以经典诠释智慧,以智慧诠释人生,以人生诠释人性’的文化普及工作,在中国有着多么广阔的前景。”⑤看过这样的报道,一些网民纷纷将矛头指向媒体,这其中以“十博士”在天涯论坛网站的“宣言”流传最广。“这篇宣言被解读为‘抵制于丹’,实则徐晋如等虽然在行文中对于丹表示了极大的反感与不屑,称之为‘一个凭借强势媒体的巨大影响力,以阉割中国传统优秀文化为乐事的高学历文盲’、‘一个古汉语知识连初中文化水平都达不到的影视学博士’……”⑥ 从中可以看出,“十博士”的娱乐行径折射出了当今流氓文化的本质,“如果主流媒体都对意淫、猥亵中国文化的行为唱起赞歌,那么,不待外来文化的侵略,中国文化注定了必将覆亡。”⑦(转引,无删减)

流氓文化的发展有其深刻的社会成因,它甚至渗透到社会人文领域,取得合理化的解释。正如我们所看到的,大学学术期刊对虚拟文化及其庸俗词汇的使用,实质上是将人身攻击理性化,将社会舆论导向暴力,这种场域所带来的震撼最终给了于丹致命一击。(注:“十博士”的网络宣言于2007年3月发出,2007年7月,于丹接受《面对面》专访,在此之前于丹在公众场合“露面”较少,《评价于丹:学术规范还是传播法则》一文于2008年2月发表)

是真实的于丹,还是另有看不见的手

CCTV《面对面》。

王志:“真实生活是什么呢?”

于丹:“王志你觉得我在你这个媒体呈现出来的尽可能是真实的吗?”

王志:“你说的为准。”

于丹:“王志,你也是媒体,其实这跟我们作为朋友在底下聊天还是不同,你信任语言吗?尽管《面对面》是一个以语言为载体的节目。”

王志打断于丹的话,“你说的不算那我们还能信谁?”

于丹:“其实人的主观意愿都会放大……我也要说这里面有我自己希望放大的成分,我只能跟你说我所希望的真实就是在学校做个好老师,在家做个好妈妈,这两个身份在我心里是最稳定的,最安宁的,最幸福的,在这两个角色,我现在被各式各样的力量撕扯着,想做做不到,这就是我真实的生活。”于丹希望自己也做一位平凡而忠良的好老师好母亲,显然她也是希望公众这样理解于丹的。

而对于现状,于丹也希望坦然自若,她引用诗词谈到,“风来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,雁照寒潭,雁去而潭不留影,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,事去而心随空……有一些商业活动,纯商业的炒作,比如说楼盘的开盘呐,他会跟你谈到很高的价钱,这是我坚决拒绝的。”

“为什么不做?”王志接着问。

于丹:“不想做,够了吧(这样说够了吧)。”

于丹自己也热爱周杰伦,这当然会引起公众的质疑,于丹对此也直言不讳,“现在很多人把周杰伦与传统文化对立起来问我,说我们年轻的孩子都去听这种流行歌曲了,然后你在讲《论语》讲《庄子》,你怎么样才能用这种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去影响现在的孩子?我很坦率地告诉他们,我认为周杰伦和方文山(方文山,台湾著名词人,周杰伦的最佳拍档。擅长拆解语言使用的惯性,重新浇灌文字重量,赋予其新的意义,纺织出新的质地,建构后现代新词风。其创作的词中充满强烈的画面感、浓郁的东方风,是华语歌坛“音乐文学”的创作才子,更是各种音乐奖项的常客。文字独树一帜。他的歌词作品促发了音乐创作另类革命——注释来源:百度百科),某种意义上,跟我做的事情是殊途同归的。”

“好,打住了,我真信,你是真喜欢。”王志打断于丹的话。

于丹为什么会热爱周杰伦?或许看对话可知分晓。

王志:“其他呢?流行歌手有吗(指偶像,接之前所谈的话题,于丹说自己没有偶像)?”

于丹:“王志,你在问一个没有悬念的问题,因为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热爱周杰伦。”

王志:“全世界说了,我们想知道于丹说的,这是不是真的。”

于丹:“这件事你怀疑吗?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怀疑这件事。”

于丹的语言咄咄逼人,“你认为我不该喜欢周杰伦?”

王志:“我想知道为什么,我不怀疑。”

于丹:“我告诉你喜欢就是喜欢,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喜欢没有太多的理由,理由这种东西,一说就是错,我现在可以给你讲很多理由,但是真实是,我听见周杰伦那种含混的声音,我就喜欢得不得了……其实周杰伦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种文化意味……《东风破》、《发如雪》、《千里之外》、《菊花台》,但这是标志性的,但其实解读周杰伦应该在很多层次上,我觉得那里面其实传递出来的是一种价值,是一种解构(以上剪切在于专注信息点)。”

有什么事情会让于丹难以面对?于丹也曾被别有用心的人戏称为“男易中天”,我们通过专访可了解到也存在一种真实的关联——两位教授在私下也是很要好的朋友。我们可以通过访谈看到,两人所表现出来的行事风格各异,比如面对“你希望别人是怎么评价你的”这样的问题,易中天只是将自己比作是一个大萝卜,“草根,可以生吃,可以煮吃……。”大意是说人们完全可以各取所需。显然,对于丹而言,关于母性诚实、内心的谦卑、珍重社会责任的一些品格,她想要塑造一个好母亲的社会形象,只会呈现其极度虚荣的一面,做好母亲对于丹来说无疑是一项十分严峻的挑战。

于丹希望作为好老师,那么按照中国教师严谨的职业规范,于丹又是否“为人师表,行为世范”呢?

王志: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你也不是媒体成就的吗?(原意指于丹最近在媒体‘出来’少了)”

于丹:“王志,什么叫成就?在不讲这个之前,我也是一位很好的大学老师。”

对于自己的教学工作,于丹也表示以前的教学秩序曾被慕名而来的“热情的朋友”所干扰,但是现在完全可以从事正常的教学工作。

于丹:“可以,这一点,我可以毫无疑问的告诉你,可以!”

王志:“学生们看你的眼光会不会也同样有变化呢?”

于丹:“你如果说丝毫变化没有、绝对的话我从来不说,但是变化不大。因为我在课堂上,在我讲《百家讲坛》之前,学生们对我也一直很好,不是从现在开始的,其次是我以前上什么课,现在给他们还上什么课,以前用什么方式,现在还用什么方式,我并没有突然开出了一个《论语》和《庄子》的课……我还是他们以前或者现在所熟悉的老师。”

是女性榜样还是社会性别歧视下的“女人”

王志:“最美50个女人这是你想做的吗。”(在北京电视台的一档栏目中,于丹被评比为最美50女人之内涵美,于丹应邀出席相关活动,并发表了获奖感言:“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,这次活动,我想美丽的外延可能被扩大了,那中国古代有一句话,每一个女人都可以做到的‘腹有诗书气自华’……)

于丹:“不是,因为这个评价的标准我也不知道,怎么出来的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王志:“你认为什么是最美呢。”

于丹:“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”

王志:“现在可以想。”

于丹:“美丽其实是每一个女人内心都希望的,它其实是跟一个女人的从容、自我的确认、教养,这些东西都相关的……”

关于被众多“粉丝”崇拜的社会传闻,于丹作了辩解。

王志:“许多人把你当偶像,你有自己的偶像吗。”

于丹:“我从来不希望别人拿我当偶像,我自己可以说在整个生命成长中,有很多人人格的光芒照耀过我,我对他们有过一些敬仰,中国的文人里,如果你让我说出来我最喜欢的人,可能有三个人是我比较喜欢的,一人是陶渊明,一个李白,一个是苏轼,陶渊明我最喜欢的是他文人情怀的那份淡定与反省,因为他能写自己的《归去来兮辞》,他能够知道在一件事情他不想做的时候跟自己说‘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湖不归,’李白是另外一种超凡的气度,李白是这个天地间姿纵的、狂傲的、不逊的自我,李白在以他这种主观的心态、主观的这种生活,在跟整个世界做一个制衡,用杜甫的话说‘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’,一个人混到这个份上,但是你看他的内心,他的内心!永远可以把他的感受放到最大,他自己出去壮游,登高壮观天地间‘大江茫茫去不还,黄云万里动风色,白波九道流雪山’,你说他看的是世界的风景吗,他看见的是天地人生啊。”

王志:“苏轼呢。”

于丹:“苏轼其实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承担苦难最多的人,一天到晚颠沛流离,有多少文人说‘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,江上使人愁’,苏东坡说什么,他说此心安处是我乡——一颗心能安顿处处皆为故乡,这样的文人,我都不说他们是偶像,他们是我千古心有戚戚焉的朋友。”

“会讲到他们吗?以后。”王志打断了她的话。

于丹:“嗯,不知道,以后再说了。”

结尾:

于丹與論語 - yauphilip - yauphilip 的博客

 

于丹:“我希望人们能忘记我,记住我所做的事,忘记我这个人……现在我需要一种安宁的真实。”

于丹所留下的,也正是她所展现的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